欢迎访问北海市海城区纪检监察网站
中共北海市海城区纪律检查委员会
北海市海城区监察委员会

“调解能手”陈家广

来源:来源:海城区纪检监察网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12-30 00:01
来源:《党风廉政教材》作者:覃丹琳 通讯员 林海龙 发布时间:2016年02月15日

  陈家广,男,中共党员,玉林市博白县亚山镇民富村党支部书记、人民调解员。自1999年担任村干部以来,他始终秉持“讲规矩、办好事”的工作理念,致力从事基层调解工作,成功化解各种矛盾纠纷1000多起,把一个贫困落后的小山村建成了玉林市平安村、全国人民调解模范村、全国法制示范村。2012年被评为“全国人民调解能手”、广西壮族自治区“十佳人民调解员”,2013年被授予全国“模范人民调解员”等称号。

 

  现年64岁的陈家广身材高大,硬朗,与人交谈时态度随和,从容淡定,当说起村里的调解工作时,他的眼神中总会透露出一种坚定。

 

  “我自幼家境贫寒,4岁那年,父亲因病过世,母亲改嫁,是伯父伯母把我抚养成人,他们常对我说:‘要做一个老实人,做人要讲规矩,要办好事,不要做坏事’。”面对过去坎坷的身世,陈家广如今已泰然处之,而对他影响最深的,却是伯父伯母这一句朴实的话语。为此,他一直热心村里的公益事业,1999年被村民推选为村干部。当时他正和村里人一起经营着一家红砖厂,生意很红火,年收入有3万多元。面对群众的支持和信任,他考虑再三,不顾亲人的强烈反对,决定放弃经商,选择做一名不起眼的村干部。他没想到的是,这一干就是17年,更干出了名堂。

 

“能”用法理 打造调解金字招牌

 

  民富村位于博白县南面,距县城13公里,总人口7600多人。这里的村落多以姓氏划分,长期以来,村民中普遍形成了较强的宗族观念,容易引发大大小小的纠纷。为了做到调解有理有据,解决矛盾专业高效,从未系统学习过法律知识的陈家广,自掏腰包购买法律书籍,刻苦钻研法律知识和调解技能。如今,他已从一个门外汉转变成运用法律开展调解工作的行家里手。

 

  2008年,玉林到铁山港高速公路开工建设,途经民富村所属区域6.1公里,涉及多户村民的征地拆迁工作。在征地拆迁过程中,一些群众由于对相关征地拆迁补助不满,隔三岔五到玉铁高速施工现场闹事,阻碍施工进程,仅2009年间就此事引发的矛盾纠纷多达38件。

 

“调解能手”陈家广

陈家广(右一)成功调解一起村民纠纷

 

  “谁敢施工我就打谁!”民富村旱塘队陈某挥舞着木棍,愤怒地喊道。周围的群众见状,丝毫不敢上前劝阻。陈家广一到现场,立刻从摩托车背上一跃,冲到陈某身前拦着他说:“老侄哥啊,有什么话慢慢说,打人不能解决问题啊。如果你信任我,就告诉我你的想法,我帮你争取利益。”陈某慢慢放下了手中的木棍,向陈家广道出了事情的缘由。原来在玉铁高速公路施工期间,陈某的一颗龙眼树因影响到高速公路铺路,被施工人员砍掉了,陈某便要求施工方赔偿人民币一万元,施工队以陈某要价过高予以拒绝。

 

  陈家广闻后,立即找来施工队负责人。施工队负责人说:“不是我们不愿意赔偿,是他实在要价过高,我们认为不合理。”陈某立刻回应:“我的龙眼树结的龙眼是全村最好的,而且年年都结果,所以要求赔偿人民币一万元不算高!”陈家广看着陈某说:“对,你的要求不算高,于情于理施工队应该赔偿。”陈某听后顿时对他心生好感,也慢慢撤下了激烈反抗的心防。陈家广看看一旁着急的施工队负责人,又继续说:“但是老侄哥啊,凡事都要讲个‘理’字,该怎么赔偿法律里有明文规定,我们不能漫天要价啊。你听我一句劝,为人处事要‘精三分傻三分,留下三分给子孙’,你阻碍高速公路施工是违法行为,造成严重后果的可能还要判刑,得不偿失啊,你自己掂量哪头轻哪头重吧。”陈家广一番情、理、法的话语,让陈某想通了,双方就赔偿问题达成一致,陈某领到了合理的补偿。在场的群众纷纷感叹:“还是家广叔有一套,别人劝解好几天化解不了的矛盾,他一来就解决了。”

 

  “其实调解工作并不好做,除了要掌握一定的方式方法,还要有足够的耐心,而最考验耐心的就是调解坟山纠纷。”陈家广回忆过去调解的坟山纠纷,仍然心有余悸。几年前,村里有一个老人去世,亲属听信了风水先生的话,为求子孙升官发财,在一座老坟旁边挖好坑,要把老人葬在此处。老坟的亲属得知消息后,就叫上族人拿着扁担、铁铲、锄头到现场阻止。当时,双方人数共有四五百人,一旦发生械斗,后果不堪设想。陈家广听说情况后,立刻赶赴现场,找来双方家族的长辈,严肃地指出他们的违法行为,说道:“老话讲‘捉猪问缚脚’,如果真的发生群体性械斗事件,你们必将受到法律的严惩,到时不仅参与者跑不掉,组织策划者更脱不了干系。”看到双方都慢慢冷静下来,他又与死者家属谈心、做思想工作。说到动情之处,看到死者家属难过的神情,想到自己的家庭,这位年近花甲的老汉也忍不住流下了眼泪。或许是被陈家广的真情所打动,经过十七八个小时的调解过后,双方终于达成和解。

 

  2013年4月,全区首个以个人名字命名的人民调解工作室——陈家广人民调解工作室在民富村挂牌成立,陈家广总结出来的“家广调解法”在全区推广。以情说理、以德感化、以法调解,“陈家广人民调解工作室”俨然成为全区基层调解工作的金字招牌。

 

“能”守纪律 做百姓心中“信得过的人”

 

  1974年入党,1999年开始担任村干部,2005年担任村党支部书记,2013年起任村党委书记。陈家广一直坚守在基层岗位,尽心开展党务工作,凭借的是一颗对党忠诚、对民负责的热心。

 

  2015年4月,陈家广被评为玉林市“守纪律,讲规矩”主题教育活动先进人物。对于如何“守纪律、讲规矩”,他举了最朴实的例子:“做了这么多年的村干部,我从来没有到村民家吃过饭,从来没有主动接收他人赠与的红包和礼品,到博白县城出差我也从来不在那里住宿、吃饭、喝酒,我能够坚守自己的原则。在岗位上做好工作,就是对群众最大的负责。”

 

  陈家广回忆,过去民富村开展危房改造登记造册工作,不少村民为获取危房改造补助指标,多次找到他,希望他能够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们谋取利益,有几户村民每逢过年都要找理由送300~500元钱给他,可是他从来没有收受一分钱。“老乡们打工务农赚钱都不容易,他们的钱我怎么能收?后来我跟他们说,危房改造补助对象应当是居住在危房中的五保户、低保户和其他贫困户,如果我违反纪律给不符合补助标准的村民冒用指标,那怎么对得起其他人?”陈家广以身作则,在思想上筑牢反腐防线,将廉洁自律的作风在基层推广。

 

  几年前,民富村引进万林林产、浩林人造板两家企业时,在征地拆迁的过程中遇到不少阻碍。村民一方面担心把土地卖掉后没有稳定收入来维持生计,另一方面他们认为土地补偿金过低,所以都拒绝在征地协议书上签字。此时,陈家广受命做群众的思想工作。考虑到村民早出晚归的作息规律,他利用晚上时间走家串户,争取群众的支持,常常忙到半夜三更。对于积极做协调工作的陈家广,一些村民表示不理解,认为他那么卖力帮政府和企业说话,肯定从中获得了什么好处。

 

  面对群众的质疑,陈家广开始反思自己工作的方式方法,认为自己没有就群众关心的问题讲透彻,单凭个人威信给群众说教,适得其反。意识到问题所在后,陈家广调整工作方法,耐心对群众说:“老话说得好啊,无工不富。我们村里引进企业后,大家可以到厂里面去做工,收入只会比种地多,不会少。而且我们村这么穷,再不引进企业,光靠种地,怎么发展?大家可以监督我,如果怀疑我陈家广得到了什么好处,可以到镇里、县里举报我!”面对陈家广的坦诚,村民们渐渐被打动了,考虑到更长远的利益,他们纷纷签订了征地协议。三年后,这两家占地几百亩、年税收过千万元的企业,解决当地500人就业,为推动当地的经济发展作出很大的贡献。

 

  群众信任是做好基层工作的基础,而要想获得群众信任并不是件容易的事,它体现在基层干部长期察民情、解民意、为民办实事的具体实践上。为及时解决群众困难,陈家广将他的手机号码印在“便民服务卡”上,发放到每位村民的手里。小小的卡片不仅承载着他对民负责的责任心,更是沟通党员和群众之间密切联系的桥梁。

 

“调解能手”陈家广

陈家广(左一)在法制讲堂讲解法律知识

 

“能”舍小家 只为实现平安万家

 

  记者走进民富村办公大院,宽阔平整的广场映入眼帘,灯光篮球场、大舞台、排球场、活动室等一应俱全。陈家广指着这片广场说:“这是我们民富村的法制文化广场,占地7000多平米,每逢重大节日,这个广场就成了村里最热闹、最开心的地方。别看它今天建得这么宽敞漂亮,当初我们可是费了很多心思做通村民的思想工作,拆了过去的社坛建成的。”近几年来,民富村确实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户户通上了平整的硬化水泥路,一排排新建楼房拔地而起,村民或经商或种养,多户人家已经购置了新车,正大步迈向富裕小康之路。

 

  谈到村里的发展变化,陈家广的脸上洋溢着喜悦。当笔者问他目前最大的心愿是什么时,他沉默了一会儿,略显惆怅地说:“我现在最大的心愿,就是多点时间陪陪家里人,我对他们亏欠太多……”

 

  陈家广长年累月为村中事务积极奔走,过去家中事务都靠体弱多病的妻子和儿子操劳,但他们却毫无怨言,默默地在背后支持他的工作。

 

  2008年大年三十晚发生的事,是陈家广抹不掉的伤痛回忆。那天晚上7点多,陈家广与家人刚吃完团圆饭,准备迎接新年的到来,一阵清脆的电话铃声,打破了原本和谐喜悦的气氛。电话中群众反映博白林场附近发生一起交通事故,需要陈家广到现场处理一下。他二话不说打开家门正准备赶往现场,他的儿子立刻跟了上来,说:“爸,我和你一起去吧,两个人办事快一些,还可以赶回来过年。”陈家广迟疑片刻后答应了。当他们赶到现场时,事故双方共五六十人正发生激烈争吵,群体打架事件一触即发。陈家广立刻把事故双方家属分别拉至公路两边,分别调解。费尽周折,终于在晚上十点使双方达成和解。此时,陈家广的儿子主动提出陪一方当事人去领赔偿款,没想到他这一去,便是永远地离开了父亲。在路上,他的儿子被一辆摩托车撞伤,头上鲜血直流。送往医院抢救,最后因伤势过重,他还是永远地离开了人世。急救室外的陈家广听到这一噩耗伤痛万分,从此陷入了深深的自责……

 

  雪上加霜的是,同一年陈家广的妻子被查出患有直肠癌。手术后,医生要她多休息,切勿操劳过度。可她放心不下家里,种地、做家务凡事都要亲力亲为。2012年,她的病情再次复发,不得不到玉林市的医院接受治疗。妻子病重期间,陈家广由于忙于村里工作,只到市里看过她两次。直到妻子离世的那一天,他还在处理一起坟山纠纷,最后也没能赶去见妻子最后一面……

 

  儿子与妻子的相继离开,给陈家广的生活蒙上了一层阴影。回想起妻子和儿子出殡的日子,乡亲们不论亲疏远近都赶来帮忙,陈家广非常感动:“大家对我这么好,这么信任我,我有什么理由不继续坚持工作呢?”陈家广重新振作起来,积极奔波于民富村各个角落,甚至外村镇的群众慕名而来请他过去做调解工作,他都毅然前往。

 

  石可破也,而不可夺坚;丹可磨也,而不可夺赤。石头和丹砂不会因为外力而改变其固有的属性,正如陈家广经受住工作和生活中的层层考验,始终坚持忠诚于党、一心为民的理想信念,十七年如一日地坚守在基层岗位上,从一个调解工作门外汉锻炼成名副其实的“调解能手”,立足本职,为民造福。